惊梦

蚂蚁很酷:

No.234  爱情/吉卜力  IMDb 8.O

吉卜力的动画作品能让人流泪的影片不多,这是其中一部。

哈尔的移动城堡  ハウルの動く城(2004)

◎译  名 哈尔的移动城堡/呼啸山城/霍尔的移动城堡/豪尔的机动城堡

◎片  名 ハウルの動く城

◎年  代 2004

◎国  家 日本

◎类  别 爱情/动画/奇幻/冒险

◎语  言 日语

◎上映日期 2004-09-05(威尼斯电影节)/2004-11-20(日本)

◎IMDb评分  8.2/10 from 210,609 users

◎IMDb链接  http://www.imdb.com/title/tt0347149/

◎豆瓣评分 8.8/10 from 283,420 users

◎豆瓣链接 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1308807/

◎片  长 119分钟

◎导  演 宫崎骏 Hayao Miyazaki

◎主  演 倍赏千惠子 Chieko Baish?

      木村拓哉 Takuya Kimura

      美轮明宏 Akihiro Miwa

      我修院达也 Tatsuya Gash?in

      神木隆之介 Ry?nosuke Kamiki

◎简  介

  继母因无力负担生活,将苏菲和她的两个妹妹都送到了制帽店去当学徒。两个妹妹很快先后就离开了制帽店去追寻各自的梦想,只有苏菲坚持了下来。一天,小镇旁边来了一座移动堡垒,传说堡垒的主人哈尔专吸取年青姑娘的灵魂,所以小镇的姑娘都不敢靠近。

  一个恶毒的巫婆嫉妒苏菲的制帽技术,用巫 术把她变成了一个80岁的老太婆,而且苏菲还不能对别人说出自己身中的巫术。无奈,苏菲决定独自一人逃离小镇。天黑了,虚弱的苏菲没走多远,来到了移动城堡。心想自己已经是老太婆了,苏菲壮着胆子走进了城堡。不想,遇到了和她遭遇相同的火焰魔。两人约定彼此帮助对方打破各自的咒语……

       如果不美了,那么活着也没有意思。

《哈尔的移动城堡》的情节跳跃,隐喻铺天盖地,和宫崎骏以往绵密、通俗的叙事风格截然不同。在西方文艺作品中,城堡通常喻指自闭的心灵。比如“剪刀手爱德华”或“吸血鬼”德库拉公爵,他们常年孤零零地呆在城堡里,期待得到解救。在那些影片中,城堡是主人公自闭心灵的象征。那么,移动城堡指什么?移动城堡就是指哈尔流浪的心。移动城堡是火魔卡西法所驱动的,卡西法的法力来自哈尔的心脏,所以说,移动城堡实际是哈尔的心灵幻相。影片开头,一座城堡在平原上缓缓而行,四只脚爪撑起的金属城堡的外型颇似一颗色彩斑斓的巨大心脏,烟囱和屋顶如同心血管一样密布。城堡在苏菲面前停下,发出高分贝的摩擦声响,城堡剧烈地颤动着,那是哈尔的心脏在颤抖——他终于等来了心上人。

       移动城堡是火魔卡西法制造出来的一个魔幻分身,内部的房间其实是哈尔在波特海文港口的家。苏菲刚进城堡,看见门楣上一块四方形的门钮,门钮四侧有四种颜色,蓝色朝上,门外是波特海文港口;红色朝上,门外是王宫所在地;绿色朝上,门外是移动城堡的路途;黑色朝上,门外是硝烟弥漫的战场。后来哈尔把家搬到齐平镇,把一个出口改为齐平镇的新家,另一个出口改为他的秘密花园。就是说,在哈尔的屋子里,只要转动门钮,门外可以是任何四个空间。这就好比一个枯坐在家里的人,幻想自己随时进入各种虚虚实实的空间,经历各种事件:出身于老家,混迹于名利场,在黑暗中反抗恶势力,与爱人共筑新巢,在纯净美好的心灵花园驻足,幻想拥有一个强大的堡垒与世俗抗衡……

       本片的两个主角,其人性因素相当饱满,远超过以往动画片任何角色。苏菲是个文静善良的小姑娘,她对哈尔一见倾心,但是她自认为不漂亮,不敢奢望魅力十足的哈尔爱自己。她被荒野女巫施咒变成了老太婆,之后她来到哈尔的移动城堡,为哈尔打扫房间。她认为只要自己是个老太婆,为哈尔做任何事都不会难为情,所以她宁可做个老太婆。这就是她的心结,她的老态其实是内心消沉自卑的反映。男主角哈尔是个法力强大的魔法师,他品性善良,外表俊美,热爱打扮,又有点胆小,但是当爱人在场,他会勇猛无比。哈尔不愿为好战的王宫服务,四处躲避国王的征召,经常暗中破坏战争,所以说,他是一个孤独的反战人士。这个光环是宫崎骏特意加上去的,原著中并没有。

       原著中哈尔只是一个拿了国王的酬劳去对付荒野女巫的魔法师,原著中根本没有战争场面(■注)。宫崎骏特意发展出一个反战主题,把哈尔的老师沙里曼夫人改写成好战专制的大反派,使得影片几乎成为了一部反战电影。考虑到宫崎骏本人一贯反战,看起来哈尔就是宫崎骏的代言人。

       宫崎骏声称:“这是我尝试为老年人创作的一部动画片。”

在这部野心极大的动画片里,宫崎骏放弃了最擅长的大型战争场面。倒是哈尔化身为灰色大鸟,在硝烟弥漫的夜空中孤愤飞翔的身姿,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注:影片改编自英国儿童文学作家戴安娜·韦恩·琼斯的小说《魔法师哈尔与火之恶魔》。

       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在观赏宫崎骏的《哈尔的移动城堡》之后——对其中所呈现的喜剧元素、戏剧元素、爱情元素、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的评价:欣喜若狂。—彼得·特维斯。《滚石》

【HP】GGAD小料《Out of Mind》二宣

南溟有舟: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 
 
◆封面: 
  
(鸣谢Ask姑娘!) 
 
◇刊名: 
《Out of Mind》 
 
◆规格: 
封面 250G铜版纸 
扉页 飘金纸 
内页 100G道林 
 
◇页数: 
正文59P 感想2P 扉页2P 
 
◆价格: 
暂定¥23 (没有特典,没有周边) 
 
◇内容: 
两篇Albus Dumbledore × Gellert Gridelwald的AU向短文 
清水!免除被家长发现时的尴尬!不用为攻受问题烦恼! 
HE!刀再多也将化为糖水!不用半夜敲打作者家门! 


◆文章Ⅰ:《相思不断》by湖中仙女(乐乎 @湖中仙女  微博@比比多味豆


特工AD×原著GG






◇文章Ⅱ:《Treatment》by 行舟人(乐乎 @南溟有舟  微博@有美一人赵文子) 


失忆AD×治疗师GG


  
  


(不同于晋江及乐乎的先前版本,小料里已有大量修饰




◆字数: 
文章I约为12K,文章Ⅱ约为18K
 
◇排版: 


某漂亮的匿名大大23333




预售日期:一星期内


◇可在评论区提问哟

眠狼:

他会一直指引你。父亲节快乐!
画一画那些伟大又可爱的父亲,共9P。
3天画了6张我基本是濒死状态了……总算赶上了。
……明天继续赶商稿,睡觉,晚安!

【冰秋||漠尚】《十大错觉》

 

今天也是沉迷学习-梨子:

♂原著向,小甜饼,少量私设。
♂又名《40句话回顾渣反感情线》
♂冰秋漠尚四人的视角各一版。


【漠尚篇】


《尚清华的十大错觉》:


1.我不是颜控。


2.我有着作为作(爸)者(爸)的尊严。


3.我跟在大王身边纯粹是为保小命,真遇到什么危险,我绝对是最早拍屁股逃跑的那一个。


4.我以命挡住凛光君的攻击,是因为我把大王当朋友。


5.我不光敢走,我还敢把漠北君揍回来。


6.至于为何只是扯脸而没有揍成,是因为这张脸太帅了,绝不是舍不得揍。


7. 我是流浪着玩儿,没有等谁来找我道歉并带我回去。


8.再给我几秒钟反应时间,我一定能狠心揍下去的。


9.大王作为一个处男,技术一定不怎么样。


10.总有一天,我会毫无牵挂地开启回城附件的。


——————————


《漠北君的十大错觉》:


1.尚清华在我眼里没有半点价值,充其量只是用得顺手的一个沙包和跟班而已。


2.埋骨岭坠崖时,看着尚清华御剑而来,我除了给他加薪之外,别无他想。


3.尚清华是因为爱慕我而故意装可怜。


4.初到北疆,我握住尚清华的手指,只是单纯地想帮他引走寒气。


5.尚清华走不走,我怎么会在乎。


6.听见尚清华的痛呼,掠出玄阳火圈,是我的一时冲动而已。


7.我翻遍整个北疆找尚清华,是因为我想揍他一顿,教训教训他的不知天高地厚。


8.尚清华不打回来,我只有一点点的高兴。


9.我做拉面的技术很好。尚清华吃了一口不说话是因为他太感动。


10.尚清华很喜欢被用冰块做前戏,每次都高兴得又哭又叫。


————————————
————————————


【冰秋篇】


《洛冰河的十大错觉》


1.我会为了师尊变强大,永远和师尊一起守在清静峰。


2.魔族可以被世人所接纳。


3.等有机会,我会告诉师尊关于梦魔前辈的事,师尊也一定会原谅我的。


4.三年里,我时时刻刻都想着师尊,却恐怕师尊从来都不愿记起我。


5.师尊厌恶我的血统,不肯靠近我,要和我划清界限。


6.也许师尊今天就能醒来了。


7.我永远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8.对师尊来说,苍穹山和其他人,比我更重要。


9.师尊一定会因为我的技术差而嫌弃我。


10.研究了全套《春山恨》,掌握了许多技巧和玩法,师尊肯定会很高兴。


——————————


《沈清秋的十大错觉》


1.装逼不会遭雷劈。


2.只要洛冰河为躲开修雅剑往后一退,自然会掉下无间深渊。我就可以自然地把这个画面HE化。


3.待洛冰河三年后归来,定会手刃了我。


4.“失魂落魄”这种词,与我无关。


5.将过往种种一并还给洛冰河,他应该就满意了吧。


6.圣陵里的流泪,只是因为拔出情丝的疼痛。


7.没接住洛冰河的手,而让他一个人先走,是为了他的安全。洛冰河能理解的。


8. 自己慢慢宠着,洛冰河的安全感应该会被一点点修复回来吧。


9.自己绝对不是因为稍微有点感动才放弃床上的主动权的。


10.下次洛冰河再用《春山恨》里的招式,自己一定能狠心不让他进房。


————————
END

【HP&FB/GGAD】有关GGAD整理(15)

Annette_Auguste:

忍住不哭。





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
— CHAPTER THIRTY-FIVE King’s Cross—

At last he said, ‘Grindelwald tried to stop Voldemort going after the wand. He lied, you know, pretended he had never had it.’ 
Dumbledore nodded, looking down at his lap, tears still glittering on the crooked nose.

‘They say he showed remorse in later years, alone in his cell at Nurmengard. I hope that it is true. I would like to think he did feel the horror and shame of what he had done. Perhaps that lie to Voldemort was his attempt to make amends ... to prevent Voldemort from taking the Hallow …’

... or maybe from breaking into your tomb?
suggested Harry, and Dumbledore dabbed his eyes.

After another short pause, Harry said, ‘You tried to use the Resurrection Stone.’

Dumbledore nodded.

‘When I discovered it, after all those years, buried in the abandoned home of the Gaunts, the Hallow I had craved most of all – though in my youth I had wanted it for very different reasons – I lost my head, Harry. I quite forgot that it was now a Horcrux, that the ring was sure to carry a curse. I picked it up, and I put it on, and for a second I imagined that I was about to see Ariana, and my mother, and my father, and to tell them how very, very sorry I was ...

‘I was such a fool, Harry. After all those years, I had learned nothing. I was unworthy to unite the Deathly Hallows, I had proved it time and again, and here was final proof.’

‘Why?’ said Harry. ‘It was natural! You wanted to see them again. What’s wrong with that?’

‘Maybe a man in a million could unite the Hallows, Harry. I was fit only to possess the meanest of them, the least extraordinary. I
was fit to own the Elder Wand, and not to boast of it, and not to kill with it. I was permitted to tame and to use it, because I took it, not for gain, but to save others from it.

‘But the Cloak, I took out of vain curiosity, and so it could never have worked for me as it works for you, its true owner. The stone I would have used in an attempt to drag back those who are at peace, rather than to enable my self-sacrifice, as you did. You are the worthy possessor of the Hallows.’

——译文——
最后,哈利说:“格林德沃试图阻止伏地魔追寻那根魔杖。他撒谎了,你知道,谎称他从没得到过它。
邓布利多点点头,垂眼望着膝头,泪水仍然在他的弯鼻子上闪闪发亮。
我听说他晚年独自被关在纽蒙迦德牢房里时流露出了悔恨。我希望这是真的。我希望他能感受到他的所作所为是多么恐怖和可耻。也许,他对伏地魔撒谎就是想弥补……想阻止伏地魔拿到圣器……
……或者不让他闯进你的坟墓?”哈利插言道,邓布利多擦了擦眼睛。
又是短暂的沉默,然后哈利说:“你试着用过复活石?”
邓布利多点了点头。
“那么多年之后,我终于发现它埋在冈特家的荒宅里——这是我最渴望得到的圣器,不过年轻时我要它是因为别的原因——我昏了头,哈利。我忘记了它已经是一个魂器,忘记了那戒指上肯定带有魔咒。我把它拿了起来,把它戴在了手上,那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就要见到阿利安娜、我的母亲、我的父亲,告诉他们我心里有多么多么悔恨……
“我真是个傻瓜,哈利。那么多年之后,我竟然毫无长进。我根本不配同时拥有全部的死亡圣器,这已多次得到证实,而这是最后一次证明。”
“为什么?”哈利说,“那是很自然的呀!你想再次见到他们,那有什么不对呢?”
“也许一百万人中间有一个人可以同时拥有全部圣器,哈利。我只适合拥有其中最微不足道、最没有特色的。我适合拥有老魔杖,而且不能夸耀它,也不能用它杀人。我可以驯服它,使用它,因为我拿它不是为了索取,而是为了拯救别人。
“而隐形衣,我拿它完全出于无谓的好奇心,所以它对我不可能像对你那样管用,你是它真正的主人。对那块石头,我是想把那些长眠者硬拽回来,而不是像你那样,帮助自己实现自我牺牲。你才真正有资格拥有圣器。”




‘Why did you have to make it so difficult?’ 

Dumbledore’s smile was tremulous. 

‘I am afraid I counted on Miss Granger to slow you up, Harry. I was afraid that your hot head might dominate your good heart. I was scared that, if presented outright with the facts about those tempting objects, you might seize the Hallows as I did, at the wrong time, for the wrong reasons. If you laid hands on them, I wanted you to possess them safely. You are the true master of death, because the true master does not seek to run away from Death. He accepts that he must die, and understands that there are far, far worse things in the living world than dying.’

——译文——
“你为什么要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
邓布利多的笑容在颤抖。
“我恐怕是想用格兰杰小姐来牵制你,哈利。我担心你发热的头脑会支配你善良的心。你很像我一样在错误的时候、为了错误的理由攫取圣器。在你拿到它们时,我希望你能安全地拥有它们。你才是死亡的真正征服者,因为真正的征服者绝不会试图逃离死神。他会欣然接受必死的命运,并知道活人的世界里有着比死亡更加糟糕得多的事情。”

‘Do not pity the dead, Harry. Pity the living, and, above all, those who live without love. By returning, you may ensure that fewer souls are maimed, fewer families are torn apart. If that seems to you a worthy goal, then we say goodbye for the present.’

——译文——
“不要怜悯死者,哈利。怜悯活人,最重要的是,怜悯那些生活中没有爱的人。你回去可以保证少一些灵魂遭到残害,少一些家庭妻离子散。如果你觉得这是个很有价值的目标,那我们就暂时告别吧。”




HP7终以校长的教导完结/
抱歉因为一些事更新拖延了好久
这个月会更得勤快些的,谢谢阅读

TBC

【祸国】伊生我未生(薛采中心)

 

云啊啊_:

伊生我未生,我生伊已嫁。
伊隔我天涯,我隔伊海角。
伊生我未生,我生伊已嫁。
恨不生同时,夜夜与伊好。
伊生我未生,我生伊已嫁。



图璧大年,大年初一。京城在年前下起了大雪,此时白雪焚城,但又因为过年,满城红火,丝毫不见雪后萧瑟之意。
垣庚跪坐在马车里挑了挑火炉,保证炉火烧得旺盛,马车内充满了暖意后,又赶紧爬下了马车,紧紧地掩上了那层厚实的棉绒门帘,不让温暖溢出一丝一毫。随后他守在马车边,远远眺望那高大威严的宫门。
不一会儿,大门发出沉闷的声响,缓缓打开。门内走出一个锦衣身影。
垣庚赶紧抓起一件边缘滚毛的貂裘迎了上去:“公子!”
听到他的呼喊,此人却远远的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过来。随后他慢悠悠地负手朝垣庚走去。
垣庚抱着貂裘,整张脸急得都红了。出门前可是被管事嘱咐过的,千万不能让公子惹了风寒,按理他应该抱着貂裘迎上去为公子披上,可他又不能违抗公子的命令。
待他走近点了之后,垣庚终于瞧见了他家公子的模样。
怎样形容都不为过。
是一副少年人的模样,正是鲜衣怒马少年时。他穿着锦衣,却因为本身气质显得略微恣意却不轻狂,柔顺乌黑的发在脑后挽起了一个髻,上面只是简单的插上一根白玉簪子,腰间别着一块冰璃。
看到这样的人儿,连垣庚都生出一丝骄傲来。
那是他们薛家的公子!三岁能文,四岁成诗,五岁御前弯弓射虎,六岁出使燕国,九岁入朝辅佐君王,十二岁带兵平反,十四岁宴中三步成赋……长至今日已是人中龙凤,人称“冰璃公子”的,薛采!
璧国双璧闻名四国,其一乃正值弱冠之年的淇奥侯姬婴,一袭白衣出尘,国士无双;另一位,便是束发之年的冰璃公子薛采。
冰璃之名由来已久。薛采6岁那年出使燕国时,发生了这样一则佳话。那日燕国朝堂之上,见到薛采一六岁孩童,燕王便笑:“璧无人耶?使子为使?”薛采对曰:“燕乃国中玉,吾乃人中璧,两相得宜,有何不妥?”燕王大喜,赐封一千年古璧名“冰璃”者,叹道:“当得这样天下无双的璧玉,才配得上这样一个天下无双的妙人儿啊。”
自那以后,“冰璃公子”之号不胫而走,名动四国。
这事发生在很久以前了,但垣庚却最喜欢这一则故事。他家公子故事太多,足以让人津津乐道三年。
这样的举世无双的妙人儿,就连姬婴都称赞道:“婴不及冰璃半毫。”
虽称“冰璃公子”,但薛采却不似冰般寒冷无情,却似冰般洌锐,为人善良,却也懂得软硬兼施,入朝为官时没人把他当孩子看。当今圣上昭尹也叹:“天佑图璧,幸得薛采。”
今天是大年初一,薛采得入宫去拜见皇上与自己的姑姑——当今圣上之妻。
这场拜见也的确够久,薛采辰时去的,如今已是申时了才出来。

薛采慢悠悠地踱到马车前时,垣庚终于按捺不住,快步走到他的身边,捧着貂裘,低声道:“公子还是披上吧!莫要染了春寒。”
“无妨,姑姑刚刚赐了杯酒说是驱寒,现在还热着呢。”薛采说着,眼睛四下看着,没有丝毫想要上马车的意思,反倒是当看到一匹马时眼前一亮。
“垣庚!”
“是!”垣庚赶紧应道,却看见薛采正在叫一名随从下马来,自己却衣袂一翻已跨坐其上。
“你先驱车回去罢!我晚时自会回来!”他朗声,身姿挺拔,眉间飞扬着恣意的神采。
垣庚一时看傻了,等他反应过来,薛采早已纵马远去,埋入四合的暮色之中。

华灯初上。
薛采在快步入闹市区时便已下马,牵着马托付给马厩,便踏足走进了这繁华的市巷。
薛采长得俊朗,锦衣华服,和姬婴一直都是闺中少女的梦中情人,但姬婴不知是何原因至今不娶,而薛采则是不想。
他才十五岁,虽说九岁便入朝为官看尽世间炎凉,但仍矛盾的期盼自己能保持一颗适龄的心。
其实他也可以娶妻了。
街道上马车来来往往,街道两旁也贩卖着不少玩意:灯笼、烟火、糖画、面人儿、风车、面具……薛采这时也回归到了少年心性,对一个可以边旋转边喷出火花的烟火爱不释手。
付了些碎银,薛采怀里已经抱着一大堆东西了,有刚刚瞧上的烟火不说,还有一个怪异却不乏喜庆的面具,一只风车,两包糕点,一手还抓着凤凰糖画。
他想了想,把面具挂在脑袋上,也正好在怀里腾开了点空间。
闹市区太热闹了,薛采硬生生地挤出了一身的汗,还有好几次是从揽客的青楼女子的酥胸中钻出的。
他不禁有点想苦笑。
估摸了一下时间,觉得也差不多了,便赶紧转战梨园。一会儿会有烟火表演,据说烟花下的花海特别漂亮,薛采也想琢磨着去看看。毕竟之前要不就忙着读书写字要不就忙着写折子,如今好不容易可以自由出来一趟,当然要看个够。
梨园里以梨花为名,可如今却只有干枯的枝条。薛采不怨反喜,思虑着倒能品出另一番滋味也说不定。
他漫步在只有枝条的梨木中,却远远听到一丝细语。
是女子的细语,在亭中。
他有些好奇,莫非有人和他一样想来这赏烟火?
他思忖了一下,还是决定过去看看。
风来亭,取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诗,正坐着一名女子。
不,不应该说女子,应该是女孩儿,才及笄的女孩儿。
薛采远远看去,正巧看见女孩儿白皙温润的侧脸。她微微翘起好看的下巴,莹润的眼睛望着天空,唇角自带些微的笑意,素手里提着一盏精致典雅的荷花灯,皮肤在微弱的灯火照耀下几近透明。
月静花明。
他心里突然一动,细微,如同有什么东西牵动了他的心。像是麻了一瞬,又像是被针刺了一下。
有些痛苦,又有些欢愉。
如此痛苦,又如此欢愉。
他移步出去,走上前,本想装作潇洒点,可声音却不自主地轻了下去,怕打扰了女孩儿的恬静与美好:“冒昧打扰,姑娘可是来这儿赏烟火?”
一切的客套都不想再说,只想奔入主题。女孩离他有些远,他觉得有些怅然。
谁知少女看见了他,黝黑的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惊讶:“冰璃公子,薛采?”
薛采愣了愣。
一般旁人判断他的身份,都是通过他腰间佩戴的玉佩“冰璃”判断的。但他此次游玩,早已把玉佩放好,并未挂到腰间。面前这一看就深闺难得出一次家门的女孩,怎么就知道他了呢?
女孩似乎看出了他的惊讶,抿唇轻轻地笑了笑:“小女姜沉鱼,上次公子来我家与我父亲谈论国事时,不巧在帘旁偷听。”
薛采突然变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能说什么呢?在朝堂上巧舌如簧的冰璃公子,此刻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反倒是姜沉鱼先开口了:“公子也想来赏烟火罢?若不嫌弃,便到亭里来坐坐吧。”
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知道了。
这个女孩儿……
他笑:“那便谢过姜小姐了。在下与小姐同年,直呼我名便可。”
姜沉鱼赶紧轻轻摆了摆手:“不可不可。”
薛采走过去,坐下。看似落落大方,却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紧张得很,眼不知道往哪儿看,只得一个劲地盯着天空,所幸因在官场,习得一身好演技,让姜沉鱼看不出来他的紧张,反而还让她觉得自己目光深邃的望着天空,像是盼望着烟火的盛放。
他只是恍恍惚惚的想起年前姑姑回家祭祖时和他说过的一段话,那时他以为又是老调重弹,为他说媒,所以回答得得体却含糊。
他姑姑说:“听闻右相有个小女儿,长得是沉鱼落雁,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和小采你很配呢。小采若是觉得可以,姑姑亲自给你说媒!”

真的……很配呢。他想。
若是能……早个八年,就真的配了。


薛采从床上醒来,喉间微痒欲咳。他低声咳了几下,却看见一丝血。
他苦笑一声,心想,终究是没那个缘分。
他如今才15岁,而不是在她15岁的时候15岁。他们中间有一道八年的深渊,怎么跨都跨不过。
她说她的爱很卑微。那时他也在淡淡地想,他的爱……也是如此啊。爱得那样卑微,只要能看见她笑,哪怕手上沾了再多的血也会很开心。
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黄粱梦。

他听到了她的声音,哭喊着叫他开门。
他很心痛,可是却还是没有那个勇气要她看见现在形容枯槁的他。他要她在她的心目中,永远都是那个意气风发的薛采,而不是现在这个染了瘟疫、已半入黄土的人。
他低低地说:“伊生我未生,我生伊已嫁……恨不伴伊侧,卒终阴阳隔……”



后记:
最近向同学推荐书,绞尽脑汁中忽然就想起了《祸国》,想起了那个不管是当初还是现在,都最心疼的薛采。
祸国是我看过的十四阙的第一个作品,此后因为这本书,我把能找到的十四阙的作品都看了一遍。但还是敌不过《祸国》对我的影响,它在我看过的所有bg文中是占有不可替代的地位的。
最心疼的就是小薛采。
3岁能文,4岁成诗,5岁御前弯弓射虎,6岁出使燕国,9岁称相,15岁染疾逝世。祸国中最喜欢的一段话也是薛采说的:
“如果我早出世八年,图璧大年的大年初一,当你及笄之时,四国中与你般配的人,其实不应该是姬婴,而是我——不是吗?”
而文中的“十二岁带兵平反,十四岁宴中三步成赋”是我虚构的,毕竟只是为了满足我的愿望吧。
如果他还在。
如果他和她之间没有八年的沟渠。
那么,我相信,他们总有一天,也会并肩同看天地浩大的吧?
可惜你并没有这么早出世,你们之间始终差了这八年。
可惜薛采还是那个充满遗憾的薛采。
不是上天不爱他,是因为太过疼爱他。十四阙说:“他是失落人间天帝最疼爱的凤凰,天帝错失了他,便在十五年后赶紧把他召了回去。”
他对姜沉鱼的感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除了是傲人的凤凰、傲雪的红梅,也是卑微的骑士。一直守护着他的公主,可是公主的目光纵使在他身上停留,也不会带有任何那种意思。
因为他们差了八年。
因为在她的心中,他永远都是小孩子。
弥留之际,薛采仍然在为姜沉鱼着想。他知道她不愿称帝,他知道她不喜阴谋……所以他说:“如果你想退位,是时候了!”
“嫁人吧,沉鱼。”
我可以想象,薛采说这句话时是多么的痛、多么的无奈。他也是有恨的,他恨皇帝使他家破人亡,他恨八年的沟壑,他恨老天不容许他再陪着她……可是他太懂事了。
伊生我未生,我生伊已嫁。
谨以此文,纪念薛采,虚满君之意,实足吾之愿。

UUUUUnico:

先生最棒了!!!!!!!

rouge_赤:

“格林德喵”今天又去哪捣乱了


@UUUUUnico 一起合作的四格漫画XDDD 灵感也是来源于他写的猫咪文~

如果反响好的话会继续画…日后还会有Graves喵Newt喵和Cre喵!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UUUUUnico:

可怕……


No Car No Life:



時雨不沢:







嗯,看完之后细想我之前确实太大意了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GGAD】猫魔王的段子(一发完)

 

UUUUUnico:

#献给亲爱的先生!!!@rouge_赤 他C 的猫咪魔王可爱炸了!!!!赞美他!!!


#不要问我盖勒特怎么长的猫耳朵和尾巴,我只是想写小甜饼,也许还有ooc ,设定大概偏向小动物里的魔王教授





盖勒特变成了一只猫。

不,并不是真正的猫,而是只长着耳朵和尾巴,或许还带着一点猫的习性,阿不思看着盖勒特自顾自地蹲在沙发上舔自己的手背,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后又讪讪地停下,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翘腿窝进软垫里。

阿不思眨眨眼睛,推起快滑落鼻梁的半月眼镜。

据他说,他只是中了一个恶作剧魔法。

“该死的格兰芬多居然敢对我下手!”

盖勒特在刚中魔法时简直是暴怒,只差没把狮院的分给扣光然后冲进格兰芬多休息室鞭打他们一顿,冷静的校长拦下了他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

“你再不走他们拍的照片就足够出写真集了。”

曾经叱咤欧洲的黑魔王转身就走,一脚踹开家门在客厅里面咆哮,阿不思牢牢锁上门无奈地看着画像们都捂住了耳朵,盖勒特金黄色的尾巴都炸毛了,蓬松地拖在身后,耳朵也威胁似的倒着,甚至不自觉地咧牙发出低吼声。

“你吃不吃小鱼干?”

“你真把我当猫了?”

盖勒特面无表情地抬头,异色瞳闪着阴冷的光,若是平常阿不思该会小心一点,免得惹怒他遭殃的可是自己,但他现在这种样子,蓬松的尾巴不停地在后面晃来晃去,简直是在呐喊“我想吃”,气势难免大打折扣。

阿不思憋笑一声,凑去挠挠他的下巴,不意外地得到了舒服的呼噜声,他盯着那弹动的猫耳朵,忍不住揉了一把,手感极佳,绒软绒软的,蹭着他粗糙的手掌,触感比最棒的棉花糖都好。

盖勒特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仰着脖子眯眼被阿不思挠下巴揉耳朵?他居然还呼噜了!立马黑了脸,推开人踹出去关门落锁一气呵成。

“你总不能一直把我关在外面。”

“你老实呆着吧阿不思,你总是欠教训。”屋里传来闷闷的声音。

阿不思摸摸鼻尖,思索一下,决定去找点东西。

“开门盖勒特。”

盖勒特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味道,清新的草味,却很诱人,被勾魂似的走去门口嗅嗅,尾巴尖在地板上扫来扫去。

“你给自己涂了什么?”他咕噜着,吼了一句。

“猫薄荷。”外面依旧是憋笑声。

混账。盖勒特暗骂一声,打开门猛地把人拉进来,急躁地将他抵在墙边死死压制住,贪婪埋头在脖侧嗅着,他有点醉醺醺了,发软地抱紧人,猫耳朵愉快抖动着。

“你可真急。”

阿不思被高个儿的德国人挤在墙角,因为脖子上湿热的触感颤抖,他后仰头,闭眼喘出一丝热气,伸手懒洋洋地探进猫咪的大衣里,摸索到他的尾椎捏捏尾巴根,盖勒特应该是长毛猫,柔顺的毛发丝从指尖滑落,惹他上瘾似的从根部撸到尾巴尖。

“你都把我摸硬了。”

盖勒特抬起头,眼睛里闪动着光,主动扬起尾巴迎合他的抚弄,再次舒服地咕噜,猫耳朵塌着沉醉在猫薄荷的气味里。

“现在是谁急了?”

阿不思着迷地看着这只正诱惑他的猫咪,眯眼微笑起来,和他拥吻着倒在床上。

第二天早上,年长的巫师浑身疼痛地在床上醒过来,捂着眼睛呻吟一声,他真没想到猫咪的精力如此旺盛,睁开眼睛,就看见恢复原样的盖勒特靠坐在床边,漫不经心地把玩着长老魔杖。

他看见人醒了过来,用魔杖指着他,低头露出一个恶劣的微笑。

“早上好甜心,你猜今天轮到谁变成猫咪了?”